看過記錄 |

【0040】對手戲(1 / 2)

上一章 書頁/目錄 下一頁

    測試廣告1「哼!算你還說了句人話。愛字閣 m.aizige.com」駱雲川又轉了個身,走到那杯盞邊蹲了下去仔細觀察著。

    「你看,這酒盞是空的,附近沒有任何液體。」隨後又起身指著桌上道:「這人的嘴角倒是有一大灘酒痕,不難看出,他是因為引用『火雲釀』過猛才導致的爆體而亡,這都沒有任何懸念。」

    駱雲川倨傲地抬頭看著那掌柜地,明明是那掌柜的身材更高大些,駱雲川硬是要讓對方體會一下,什麼叫被蔑視的視線。

    掌柜的聽了駱雲川的話,笑著拍著手道:「果然是駱小將軍,名不虛傳,今日一見,真是讓廖某大開眼界,小將軍說得沒錯,這都是他咎由自取,怪不得別人。」

    「去,派個人通知張侍郎,就說他家公子因為偷喝一杯為張侍郎祝壽的火雲釀,導致酒效過猛,爆體而亡,問問張侍郎家,那空酒盞他們還要嗎?」

    雖然是空酒盞,但上面多少還沾了些火雲釀的,廖掌柜故意把火雲釀抬出來,為的就是讓張侍郎分散注意力。

    死了的兒子和殘存的火雲釀,他更在乎哪個?

    「感謝駱小將軍為廖某解決了一樁大麻煩,那眼下還有第二件事,還請駱小將軍為在下解惑。」

    「說來聽聽。」駱雲川就知道,這廖掌柜肯定沒有這麼容易放過他。

    「之前我們万俟商行的紫色火焰球熄滅的時候,你也在場,你知道出手的人是誰嗎?」

    「什麼?」駱雲川像是完全不知道廖掌柜在說什麼的樣子,一副驚奇,轉而又似乎在回憶什麼一般,「你是說剛才火球熄滅是人為的?」

    廖掌柜看了駱雲川好一會兒,似乎是在探究,他到底是真不知道,還是裝不知道的。

    「聽說駱小將軍前幾日喜得綠色火種,恭喜恭喜啊。」

    這看似沒頭沒腦的一句話,一是在試探駱雲川,是不是真的在回憶之前火焰球熄滅的場景,二是想知道這消息的準確性,以及駱雲川目前到底是個什麼水平。

    「啊,嗯,凌老頭給的。」

    駱雲川狀似還在沉思,口中「條件反射」地應了一句。

    哼,比演戲,還怕他們不成?

    擁有現世記憶的駱雲川,看過多少部電視劇,又看過多少部宮斗劇,這些「表演」,照貓畫虎,都是小兒科了。

    廖掌柜在心中點了點頭,這麼說來,確實和坊間傳言一致,便也放下了幾絲防備。

    「這個位置,應該就是之前,那紅色火焰發出的位置附近。」

    廖掌柜在窗戶附近觀望了一下,對身後的潘大人道:「速速去查,如果這兩者之間沒有任何關聯,張公子只是飲酒過量導致的死亡,那便只差紅色火焰之人,如果張公子也是那人殺害的,那剛才商行里,就一定有紅色火種之人!」

    張公子是什麼火種廖掌柜沒有什麼興趣,但軒轅鴻卓的黃色火種他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能夠在軒轅鴻卓眼皮子底下殺了張公子的,想也不用想,對方一定是擁有紅色火焰之人!

    只是,現在駱雲川在這裡,軒轅鴻卓不方便現身。

    倒不是軒轅鴻卓怕駱雲川,但廖掌柜還是讓軒轅鴻卓先躲起來了。

    軒轅鴻卓這一顆棋子,還不到暴露的時候。

    「掌柜的,你倒是個辦大事的,那本將軍就不打擾你了,今天好歹還在中秋佳節期間,這難得的聚會,本將軍還是要去參與參與的。」

    「來人,送駱小將軍。」廖掌柜這次倒是沒有勉強,派了個人帶著駱雲川從後門走了出去,那人說是把駱雲川送到街上就返回了,但駱雲川知道,自己從城中區走到城東區,那人都一直跟在他身後。

    看來,今天的瀠都客棧是去不成了。

    駱雲川又在街上逛了幾圈,覺得實在無聊,買了一些小物件,就回了將軍府。

    那人見駱雲川從將軍府的正門進去了,才回到万俟商行,把駱雲川走後的行程都匯報給了廖掌柜。

    「這麼說來,他真的是出來逛街的?」廖掌柜靠在椅背上揉著眉心。

    他在万俟商行做了那麼多年的掌柜,像今天這樣的事情確實還是第一次遇見。

類似:

加入書籤

書頁/目錄

語言選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