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過記錄 |

108.夜宴(1 / 3)

上一章 書頁/目錄 下一頁

    測試廣告1劉欽遇到了初戀關必惠,二人在房中訴說著多年的相思。筆神閣 www.bishenge.com

    「你還是那麼年輕漂亮啊,我可老了。」

    「不老,你沒有一根白頭髮。」

    「有的,你看,在這。」

    關必惠笑笑,「你身體有隱疾,是不是有時候胸痛。」

    劉欽點點頭,關必惠出言關懷,「切莫動怒,日常多散步,不要熬夜,我回頭傳你套五禽戲,強身健體,再開些藥,調理身體,保你健康。」

    二人談天說地,暢所欲言,關必惠拍拍劉欽的胳膊,「你讀書吧,我聽聽,我喜歡看你讀書的樣子。」

    「好。」劉欽攤開一本書,抑揚頓挫的朗誦起來,「《詩》云:『經始靈台,經之營之,庶民攻之,不日成之。經始勿亟,庶民子來。王在靈囿,麀鹿攸伏,麀鹿濯濯,白鳥鶴鶴。王在靈沼,於牣魚躍。」

    關必惠眼神灼灼,一如多年前,劉欽讀書寫字,關必惠為之翻書研墨。

    雄雞鳴唱,劉欽看看天光漸亮,「我得回去了。」

    「嗯。」

    劉欽抱拳離去,走到門口,「我覺得我放下了心中的執念了。」

    關必惠笑笑,「不知了了是了了。」

    劉欽一愣,「有道理,原來我還在意著。」搖搖頭嘆息一聲。

    「我承認我依舊愛著你。」關必惠幽幽說著。

    劉欽站住了,點了點頭,推門離去。

    劉欽剛剛躺在床上,樊氏冷哼,「老妖婆,要不是關家樊家世代交好,我非撓她不可。」

    「你醒了,我沒有做什麼不該做的事。」

    「我知道,我都看著了。」

    「關必惠歷來守禮,當年沒有,現在也不會。她什麼樣的人,我心裡清楚得很。」

    「謝謝你理解她。」

    「嗯?」

    「哦,我說謝謝你理解我。」

    「哼,明明四十歲的人了,皮膚水嫩光滑的跟二八少女一樣,吃了什麼靈丹妙藥!」

    「那是道家的養生術和駐顏術。」

    「哎,要我也會就好了。」樊氏拍著自己的臉蛋。

    「回頭,我讓她教教你。」

    「真的?」樊氏欣喜起來,復又嘟著嘴,「我拉不下面子。」

    「我開口,大家是朋友,也是一家人嘛。」

    「夫君,你快睡會吧。」

    劉欽摟抱著樊氏睡著了,夢裡他夢到了自己與樊氏、關必惠三人一道泛舟湖上,享受天光雲影,採蓮、釣魚、彈箜篌。

    關必惠躺在書房,「我承認我依舊愛著你。」

    牆上掛著一幅畫,畫中是只有一個背影的女子,持劍輕舞。關必惠知道那是她自己。

    玄發新簪碧藕花,欲添肌雪餌紅砂。

    世間風景那堪戀,長笑劉郎漫憶家。

    明鏡湖中休採蓮,拜師姑母學神仙。

    朱絲誤落青囊里,猶是箜篌第幾弦。

    六月初六,申時時分,劉家便置辦了夜宴,要熱鬧到深夜。

    劉家來了不速之客關必惠,府內說什麼的都有,劉欽坐在主座,樊氏挨著,關必惠坐在主賓位,由樊梨陪著。

    劉欽道,「黃兒,你們來拜見關姑姑。」

    樊氏一聽,心中很滿意,因為姑母意味著二人是兄妹相稱,如果喊姨,那就不妙了。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請翻頁)

    劉黃、劉元、劉仲依次行禮。

    關必惠從鹿皮囊里掏出來禮物,「拿著,見面禮,希望你們喜歡。」

    劉黃要拒絕,劉欽道,「別推辭,拿著,符家珍寶樓的首飾,一家人,別推辭。」

    樊氏安慰自己,「嗯,不知了了是了了。」

    劉仲出言,「爹,今天為何夜宴慶祝啊?」

    劉欽捋著鬍子,「相傳春秋時期,晉國大臣狐偃功高居傲,他的兒女親家趙衰對他不滿,言語數落,狐偃不服,二人爭執,趙衰年老體衰,竟然情緒激動,一命而去。

    狐偃也不登門言語安慰

類似:

加入書籤

書頁/目錄

語言選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