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過記錄 |

第六百一十九、身份象徵(1 / 5)

上一章 書頁/目錄 下一頁

    測試廣告1聽到雨濟旱說話,原來一臉的鎮靜的徐謀,也不禁臉色大變。詞字閣 www.cizige.com

    因為雨濟旱一邊喝茶,一邊淡淡回答「非常簡單,功德碑上面沒有兩家的姓名。」

    打人不打臉,雨濟旱此舉偏偏就是要打兩家的臉。

    兩家辛辛苦苦修建馳道,如果功德碑上面沒有他們姓名,那麼則是丟了天下最大的丑。

    「那你們也不想晉升了。」徐謀心裡大怒,此話就要衝口而出。

    但是他立即捂住自己的嘴巴,作了一個啊啾啊啾,把自己想說的話吞了進去。

    如果說出此話,雙方就撕破臉皮,沒有轉回的餘地。

    畢竟,這次是他們兩家理虧在先,雨濟旱是一條一條駁斥謝家與徐家的無賴之行為。

    這些話不但徐曉難以回答,就是他這個深謀熟慮的幕僚也難以回答。

    雨濟旱的對徐曉的質詢,正是應了有理走遍天下,無理寸步難行那句經典名言。

    徐謀最擔心的雙方撕破臉皮之後,徐躍的馳道成為天下聞名的邪惡之路。

    現在趙家莊是他辛辛苦苦請來的,最多讓他們難堪,但是萬萬不能得罪。

    萬一趙家莊離開了,他這個不是打自己的臉嗎?

    馳道乃是徐躍最重要的政績工程,也是徐躍與徐謀晉升之路,孰輕孰重,至少這一點他還是清楚的。

    想到這裡,他通過咳嗽掩飾自己,一心一意喝茶起來。

    不到一個時辰,謝方白及徐薄各自帶著十多個手下來到議事堂,顯然想從氣勢壓到對方。

    與謝家與徐家不同的是,典吏工段掌柜鄭發財及徐躍同窗工段錢多多只是帶了兩個手下,而陳家工段魯高更是一個手下也沒有帶來,顯得質撲簡單。

    謝方白與徐薄一起拱手一禮,向四周唱了一個肥諾「稟告總掌柜及主簿,在下工地(家裡)有要事,現在才來,請原諒則個。」

    「今天召集各位掌柜來,乃是由於統一標準,從而展導致各修各的混亂局面,讓馳道變成慢道。就是想到一個統一修建馳道的法子。」看到所有工段掌柜到齊,賈理咳嗽一聲來了一個開場白。

    看到趙家莊的掌柜熊山竟然也坐在主要席位上面,謝方白與徐薄兩人頓時不幹了。

    謝方白首先從座位上站起「熊掌柜也是掌柜,在下也是掌柜,為何他是副總掌柜,而在下不是?」

    「就是,吾等都是掌柜,為何吾等不能成為副總掌柜?」徐薄也不甘示弱質問。

    說完,他看了看其他掌柜們,想鼓動他們一起鬧事。

    「這個非常簡單,因為趙家莊已經修建一條馳道,爾等目前修建出來馳道嗎?」回答此話不是賈理,而是雨濟旱。

    謝方白與徐薄對視一眼,由謝方白率先發言「吾等不是正在修建嗎?」

    「這個不是正在修建,而是已經修好,還能夠投入使用。」雨濟旱掃視在場所有人一眼,淡淡說道,「如果你們也有這樣的馳道,同樣可以坐在這個位置。」

    謝方白立即狡辯「吾等修建的乃是秦始皇馳道,秦始皇馳道也不是投入使用了嗎?」

    「那馳道乃是秦始皇修建的,而不是爾等修建的。秦始皇已經死了千多年了,他修好的馳道的聲譽可是不想被別人糟蹋。」雨濟旱說話不是非常犀利,但是卻綿里藏針,語氣裡面暗帶諷刺味道。

    謝方白即使臉皮再厚,聽到此話,也不好意思再代表秦始皇的馳道。

    想到這裡,他不由得把目光投向徐薄,這個不是他的強大後援嗎?

    看到謝方白投來的目光,徐薄立即從坐位站起「秦始皇千多之年就修建馳道,正是說明此馳道之偉大,他是天下統一的象徵。」

    他想從秦始皇統一來維護秦始皇馳道的尊嚴,從而維護現在這個馳道尊嚴。

    「秦始皇統一的豈是這些?他還統一了度量衡、統一了文字,統一了六國。雖然天下也不是秦朝時代,但是度量衡、文字如今依然還在使用。這些都是秦始皇的留給子子孫孫的無窮財富,我們都受到秦始皇的好處。可是馳道呢?秦始皇的馳道已經停留在書上記載了吧,後人幾

類似:痴愛纏心:巨星總裁的專屬秘戀 蜜愛之旅:新娘帶球落跑 霸愛成婚:傲嬌老婆難搞定 呆萌菜鳥:帶着黑客玩遊戲 滄若九城 

加入書籤

書頁/目錄

語言選擇